• 华东交大下乡知青邂逅老知青重温峥嵘岁月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在夏衍的《上海屋檐下》一书中,我读到了《包身工》一文,这个名字让我很感兴趣。这篇报告文学是夏衍师长创作中的一个高峰,也是文学史上不可磨灭的一部杰作。夏衍作为一名有名的作家对文学写作所投入的热忱和精力是让人非常钦佩的。他情愿冒着生命风险,起早贪黑,深化纱厂亲自体验生活搜集材料,经过几个月的实地考察之后用真情实感写出了这篇文章。在这篇报告文学中详尽逼真的描绘了旧中国包身工的苦难生活,有情地揭破了帝国主义和封建权力严酷压迫中国劳动群众的罪状,抒发对包身工深深的同情,和对帝国主义、反动派的气愤并严正忠告的热情,和对新社会的无比热爱。那时候的中国非常槽糕,群众少吃没穿,良多老百姓养不起儿女,为了不让儿女受饿,听信“带工”老板的甜言蜜语,把儿女送入吸血虫的手里,包身工的身材是属于带工老板的,所以她们基本就不“做”或“不做”的自在。这些包身工都是从乡间进去,并且大半都是老板的乡邻,这在“管理”上是极无利的前提。包身工由带工带进厂里,刚开始厂方把她们叫做“试验工”和“养成工”。无论怎样的称说他们都是旧社会中最便宜的劳动力,受人欺辱的最底层的不幸人。包身工是“各人得而欺之”的,这话很能体现出她们凄惨的处境。文中对“芦柴棒”这一角色生病的描摹是那样实在,泼冷水后的“跳”,使这个场面描摹达到了热潮,里面刮着严寒澈骨的风,“芦柴棒”反射的跳,齐全烘托出了打杂的“凶”,突出了“芦柴棒”受虐待的惨,最初老板娘的笑和她的话,又表示了她的严酷无人道,更显出了“芦柴棒”遭逢的凄惨,短短的一段笔墨使人对那个期间的严酷理解的更加透辟。文章对小福子受罚的叙述与描摹特突出了剥削阶级的冷漠,她只因为整好了烂纱不装起这一点大事就遭打,“拿摩温”打她,东洋婆罚她头顶皮带盘心子,向着墙壁站立,罚了两个小时,赶不出一天的活,带工老板又打她。此外还会被饿饭、吊起、关黑屋子等处分。文中的详尽描摹充足表示了包身工受罚受压迫的极重繁重,存在随意性、严酷性、多样性和时间长等特性。夏衍的这篇文章内容充足、深入鲜明、井水不犯河水,使文章很有说服力和感染力。让我心中布满对包身工的同情和对封建权力的怅恨。包身工的处境和16世纪封建轨制下的扈从,受着同样惨无人道的待遇。最初,夏衍师长哄骗黑夜、平旦坚决的表示了作者对包身工轨制必定灭亡,新社会必定涌现的自信心。黑夜象征的是旧社会,平旦象征着布满灼烁,不压迫的新世界,表示了作者对新社会涌现的顽强信心 信件。封建权力严酷压迫中国劳动群众的社会,已人面桃花了,夏衍的文章震撼着我,要赶走帝国主义,要推翻严酷的社会轨制,若干人曾流过有数的眼泪、血汗以至献出的是生命。明天的幸运生活不是无价值可以得来的,理解咱们如今的生活是如许地来之不易的。作为新时期的青年人要有安不忘危的紧迫感,要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肉体,为了子孙更幸运的未来,担负起责任,为新中国的生长贡献自己的力气。

    上一篇:持续推进创新创业人才培养

    下一篇:人路心